李大鹏好不容易熬到月头发薪水,手头有了水, 第一时间就想到先要去放放胯下水龙头的水闷忍了好几天了, 差点儿谷精上脑!他兴冲冲去找唯一的相好凤姐(港妓的别称)萧芬芬。 摸上褛,按锺,开门迎接的,不是萧芬芬, 而是她的小姐妹肥婆英。 “啊,英姐,你来串门哪芬姐呢”他闪进门去, 探头探脑张望。 肥婆英拉他坐到沙发上,神神化化道∶“你不知道她已经┅┅那个啦!”李大鹏一头务水, 问∶“甚麽那个我不明白你讲甚麽”“唉┅┅大鹏哥”肥婆英叹了口气说∶“芬姐已经去啦!怕在你们殓房了 你没瞧见吗”李大鹏宛如晴天霹雳愣住了, 半晌才嗫嗫道∶“我┅┅我上夜更┅┅没┅┅没注意有芬姐┅┅”肥婆英忽然打量他一下 耸耸肩说∶“大鹏哥我知你是来找芬姐开工的, 你别生气我┅┅我不敢接你的┅┅”“我明白, 我明白┅┅”李大鹏说着站起身向洞开的房门投去一瞥, 怏怏不乐地转身走了。 他原来想与萧芬芬颠鸾倒凤,云两巫山, 乐上一乐然后再上工这下泡汤了。 但这还是小事,主要是这个凤姐,是他唯一性伴, 说得文雅点是唯一红顔知己,但竟然死去了!李大鹏来港已多年, 好不容易才找到殓房的一份工他娶不起也娶不到老婆, 只好嫖妓泄欲但凤姐们都不愿意做他的生意。 因爲附近一带的凤姐,传来传去后都知道他是干服侍死人这种厌恶性行业。 “大吉利是,别来搞我。” 她们怕的这只是一个原因。 另一个原因是,李大鹏人如其名,胯下只鸟浑如大鹏, 哪像是人的鸡巴黑漆漆的有九寸有多,那龟头更吓人, 上面长有暗疮似的一粒粒肉瘤┅┅更令凤姐们讨厌的 是李大鹏十足性超人可以狂风暴雨成一个锺头, 抽插个没完没了给他荷鸣死去活来,阴户肿痛。 接他一次客,当晚别再想迎第二个客入门, 真是“阴功”所以一传十,十传百,凤姐们将他列入不受欢迎的黑名单, 其中唯一例外的只有这个萧芬芬!萧芬芬长得牛高马大, 粗壮健硕五尺十的身材,经得起六尺开外的李大鹏重压。 芬芬的两条大腿擘开,贲起的阴户巴掌般大。 有嫖客五只指头一齐伸进去挖挖掏掏,她也像没事般。 那李大鹏九寸多长的巨阳挺进去抽插,她游刃有馀。 尽管萧芬芬上面一张嘴巴挺会讨好客人, 吹吸一流不过大多客人不意来大海捞针,因此生意麻麻。 这就帮了李大鹏的忙,他将航空母舰开进萧芬芬的桃花坞, 纵横驰骋游弋多久都没有问题。 “大鹏哥,你是唯一能今我高潮叠起,欲仙欲死, 十分满足的大男人!”萧芬芬曾经这样对李大鹏说过。 当然,钱还是照付的!很可惜,唯一的红顔知巳, 性爱的好拍挡不辞而别去了另一个世界,李大鹏怎麽不若有所失呢他在街上逛了一阵, 又进戏院看了许多色情影片(这里没有语法错误, 香港有些戏院是一张票进场任看多套色情片的)见到银幕上那些玲珑浮凸的女人胴体 见到两条肉虫纠缠他按捺不住悄悄拉开裤辣, 伸手进去握住龟头搓搓摩摩。 回到殓房,接了更,就他一个人当值,关好门, 潜入里面的停尸间急不及待查看新入来的尸体。 只有一男一女,女的,并不是萧芬芬。 他很失望!瞧着那女死者叹口气,喃喃道∶“如果你是芬姐, 我也可以见你最后一面可以亲亲你,甚至┅┅临别秋波, 再做一次爱┅┅!”他忽然想起肥婆英肥婆英第一次接他时, 一见他那条面目挣狞的巨大肉棒已倒抽一口冷气。 待到正式交接,李大鹏大力抽送,肥婆英只觉得阴户给他撕裂, 给他捅穿一般。 捱了成一个锺头,他还在“噼啪”“噼啪”打桩, 那支大炮还未射弹。 肥婆英顶不住了,翻着白眼央求道∶“老板, 算啦我吃不消啦!你就快插死我!快退出去, 至多┅┅我不收钱。” 李大鹏倒听话,真的拔出阴茎,还不叠连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你真的很可怕!”肥婆英赶紧穿衣服 唯恐他再上马挥戈说道∶“你不如去插死尸吧, 反正死人无感觉任你干多久!”说话一脸埋怨气恼的神色。 李大鹏尴尬地笑笑,取钱给她。 肥婆英顿时觉得说话过份,难得这个性超人不生气, 还讪讪自惭有些过意不去,于是答应给他牵缐, 介绍一个大型妹妹给他而这个大型妹妹就是萧芬芬。 “不如去插死尸┅┅”肥婆英诅咒他的话重入耳际, 跟他现在想与萧芬芬做爱如同一样说法,因爲萧芬芬也是条死尸┅┅“唉┅┅”李大鹏深深地叹了口气∶“连跟她尸交都不得, 真泄气!”他望着眼前的女尸突然一个心“卜卜”地跳。 “啊┅┅跟尸做爱!┅┅她”因爲这女尸, 长得极美好年轻,至多十七,八岁,黛眉入鬓, 隆鼻樱嘴长长的睫毛如帘盖眼。 她死得很安详,除了毫无血色,一脸苍白外, 就跟熟睡差不多。 李大鹏将遮尸布揭掉,白雪雪一个娇美胴体呈现眼前。 尚未穿衣,化妆,但看来已净过身。 他伸手摸摸耸立的椒乳,轻搓乳蒂,心里涌起一股莫可言状的激动, 很想含含这两粒淡粉红色的小提子。 内心挣扎须臾,终于埋下脸去,舌尖舐舐, 一口含在口中。 那麽幼嫩细腻,活着的时候,一定鲜艳欲滴。 他手口并用,从白玉双峰游移到小蛮腰, 及摸上去仍有弹性的白嫩肚腹。 他用舌尖触触凹进去的小脐穴。 他见过有些露脐的女孩,肚脐黑黑的,毫无美感。 这女孩子就不同,白雪雪,似绽开的白兰花蕊, 他用舌尖去采花蜜舐了又舐┅┅他的嘴巴顺着修长的美腿, 浑圆的膝盖一直抚摸亲吻到纤足。 他将只有他手掌那麽长的纤小玉足捧在手, 移到鼻子嗅闻又将一只一只秀巧的玉趾含进口中, 含吮舐舔连足趾缝都舐遍。 把玩了一只纤足,又玩另一只,然后沿着小腿亲吻上去, 直至大腿尽头。 他从上面亲吻下来的时候,特意将最令他渴望见到的部位滑过, 留待最后来好好享受。 这时,他终于回到这神秘之处。 他轻轻抚摸着隆阜上的萋萋芳草,很柔软, 不像萧芬芬那样黑黝黝的一大片而似一络锦丝, 飘飘袅袅撒在大阴唇的上端十分雅致。 他将她的粉腿分开,见到一只胀卜卜的水蜜桃, 或许不会有水但还像半只高尔夫球般高高隆起。 在两座白玉山中,有一条肉缝,他用手指轻轻擘开, 露出仍是粉红色的幽溪小穴。 可惜,显然是干巴巴的,没有淫液滋润。 蓦地,他意外发现,小穴的处女膜还是完整的!是个黄花闺女, 没错!李大鹏心如鹿撞情不自禁伸出舌头, 绕着肥肉唇穿进肉缝嗅闻含吮。 一下子,舌头钻进小穴,似条小蛇,在紧窄得像无缝隙的阴道中游戈。 他将自巳的口水送进去,去滋润那片未经人道的处女地!一轮含吮舐撩, 他血脉贲张胯下的肉棒发胀变硬起来。 他想∶“我从未玩过处女的,甚至连娼妓都嫌我的肉棒太粗太长, 肥婆英也赶我下床说我只配去戳死人!啊!是啦, 死人不会嫌我粗长不会憎我抽送不停,可以任我玩┅┅现在, 我面前的不但是死人还是美人,何苦只满足手足之欲┅┅”想到这里, 他将舌头退出褪下裤子,扑到她身上。 娇躯冷冰冰的,反正他巳习惯了,整间停尸间都是同样冷冰冰的!他尽量张开她的双腿, 用手握住阴茎将龟头抵到她的肉唇缝隙间,找到了洞穴, 磨磨研研一挺,龟头插了进去!包裹得紧紧的, 令他有份莫名的快感!根尽没龟头已顶在阴道深处的玉盾。 他吁了口气,就放肆地抽送起来。 初时,他倒挺温柔,慢慢地抽插,很快擦出火来, 怏感阵阵抽插的速度也越来越快,“霹啪”“霹啪”, 肉与肉巾撞发出很大的声响。 巨大阴茎,在紧窄阴道中横冲直撞的同时, 他的两只粗糙大手也不闲着摸握她趐胸上的一对纤美椒乳, 恣意搓捏。 他那张厚唇大口烟屎嘴,更不停地在她额上眼上腮上嘴上热吻, 鸡啄米一般┅┅足足干丁半个多锺抽插了数以千继, 他巳陷入了疯狂状态兴奋得无以复加。 蓦地,“啪”,屁股上狠狠地挨丁一巴掌!他戛然煞停耸动, 整根肉棒潜伏在肉洞微微搏动。 他有些迷煳,怎麽回事!“啪”!屁股又挨了狠狠一记!这才将他打醒。 “死啦!死啦!”他心想,光屁股给人打, 也就是说∶被人捉奸在床!还不是一般给人家捉奸在床 而是捉奸尸在停尸床上!岂不罪孽太大了被人捉去陪葬都有份!泠汗从他额上标出来。 他只觉得浑身僵硬,连转过头来看一下给谁人所打, 也办不到。 “啪”!第三记打下来,这一记更狠,屁股火辣辣生痛!“死大鹏, 死尸都搞!”一个女人的声背一个熟悉的女人声音。 是萧芬芬“还不给我磙下来!还想打吗”是萧芬芬, 是她那把鸡公声!李大鹏多少放下心来不是老板, 不是同事而是自己的老相好,总是万事好商量的吧!“他将屁股一拱, 九寸多长的狰狞肉棒从那女孩子的阴户中退出来。 他尚未火山爆发,肉棒依然铁棒一样。 翻身下地,转过身一瞧,果然是牛高马大的萧芬芬!她双手叉腰, 一脸愠怒。 李大鹏讪讪地干笑∶”嘿嘿,嘿嘿┅┅“忽然, 他想起肥婆英告诉他萧芬芬已经┅┅那个!”“你┅┅芬姐, 你不是死了麽”他嚅嗫地问。 “多馀!不死,能跑到这儿来找你”她仍然气巴巴, 弹眼碌睛。 李大鹏明白了,肯定是肥婆英搞鬼,芬姐??开一阵子, 她就骗他芬姐死了后来芬姐返回凤巢,知道他曾经来过, 所以赶到殓房来看他啦!谁知她一来就见到他在偷奸死人!“不行!”他心想∶“得塞住她的口 讲出去要命。 对了,要塞住她上面那只嘴巴,先要塞住她下面那只嘴巴, 那就万事好商量。” 想到这儿,他满脸谄笑,光着屁股,挺着擎天柱, 龟头勃勃向她走去。 话说??工李大鹏惊闻自己经常光顾的凤姐萧芬芬已经过身, 不禁十分惋惜黯然返回自己的工作岗位殓房当值, 正想查看是否有箫芬芬的尸体却发现一具女尸甚是冷艳安祥, 竟下意识萌起奸尸念头。 谁料到,他正在抽插得好过瘾之际,突然被人勐打二记屁股。 他吃痛回首一望,赫然竟是活生生的萧芬芬┅┅萧芬芬一眼见到李大鹏胯下的大肉捧, 好像向她致敬一般头岳岳,龟头小嘴,还流出一缐涎水, 飘飘袅袅好似对她说∶“芬姐,见到你,我就流口水, 我要吃你那只三头网鲍!”萧芬芬的怒气醋意马上消了大半。 李大鹏甫跨到她跟前,她已经伸出玉手, 一把握住他的肉棒。 “还算好,我来得及时,你尚未泄。” 她边说边捏捏持持,爱不释手。 “芬姐,我晚上特意去找你,想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偏偏你不在。 我这家伙憋得好难受┅┅”李大鹏想解释一下。 “呸!”萧芬芬打断他的话,“你难受, 就拿人家小妹妹出火!她幼嫩狭窄的阴道能受得你条大棒给你桶死就有份!”萧芬芬倒有些人情味, 虽是吃醋却醋中有糖,是甜醋。 李大鹏瞥一眼赤裸裸的女孩,阴阴嘴道∶“给我捅死嘿嘿, 你有没有搞错她原本就是咸鱼一条一条美人鱼, 你不见麽!”李大鹏一副不以爲然的样子。 萧芬芬的怒气一下子又给谷了上来,手上使劲, 将掌中肉棒狠狠地捏一把。 “哎唷┅┅”李大鹏作状,“雪雪”唿痛。 “让这女孩子死上加死,你还嘴硬”萧芬芬瞪他一眼, “你真是头顶生疮脚底流脓,坏透了的家伙!”“嘿嘿!”李大鹏见状, 马上满脸堆笑说道∶“其实我是帮她忙芬姐你知不知道, 她还是黄花闺女未曾人道的,我好心好意帮她开苞, 都算经的是人手人的鸡巴嘛!经人弄总好过经鬼斡。 万一她碰上一群色鬼,轮她大米,给我搞过了的, 也不会受创于色鬼啦!芬姐你明白吗”似是而非一番歪理, 听来倒有几分赵理萧芬芬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 她轻轻抚摸着肉棒,带耆柔情问∶“没弄痛你吧”“痛啊!你快含含它啦!”李大鹏打蛇随棍上, 向她挺挺肉棒。 萧芬芬倒也听话,跨下身子,手指在龟头上抹抹, 龟头赤紫一粒粒小肉瘤都红得发紫。 别的小姐妹,都怕见李大鹏龟头上的小肉粒, 萧芬芬就不怕不但不怕,还十分锺意,她觉得肉粒在阴道中磨擦起来, 份外剌激份外舒服。 所以从来不许李大鹏给小兄弟穿雨衣,就是爲了不至于暴珍天物。 她喜欢吕大膀的九寸开外大阳具,更喜欢龟头上一粒粒的肉粒!她伸出了香舌尖舔着肉粒, 舔着龟头上流出枯液的小嘴然后一口将龟头吞入她的口中。 李大鹏有??电的感觉,舒适地“哦”了一口气。 萧芬芬又含吮又舔舐,李大鹏情不自禁地耸动着屁股, 将阴茎向她口中抽送。 萧芬芬原先是跨着的,这时高高獗起丰臀, 拱起背嵴握着后半截阴茎的手也放开了,转而双手抓住她的腰肢。 李大鹏可以完全内己操纵阳具了,他将龟头直插至她的喉咙口, 才缓缓地退出至唇隙插了几插,越插越探,稍一用力, 龟头竟伸进她的喉管里了。 “芬姐,你┅┅痛不痛┅┅难受不难受”他问。 “唔┅┅”她出不了声,只是摇摇头。 蓦地她嘴巴向前直冲,将整根阴茎吞入口中!大半条肉棒钻进喉咙深处!李大鹏又惊又喜, 他第一次发觉萧芬芬含箫还有这等绝技他也就不客气了, 当正食道是阴道挥戈冲杀起来。 “芬姐┅┅芬姐,我要在你深喉爆浆,不经嘴巴, 直接送到胃┅┅!”他一边抽送一边气喘吁吁说着。 萧芬芬突然将阴茎吐出来,挺直身子道∶“不不, 阿鹏!我要在下面那张嘴巴爆浆,我的阴户需要你的精液滋润, 明白吗”“明白、明白!那那快点脱衫快给我下面只嘴巴, 我喂男人奶给你啦!”李大鹏说着就帮她除衫脱裤 三两下已一丝不挂。 萧芬芬与停尸台上的女孩子截然不同,女孩子娇小幼嫩, 玲珑浮突萧芬芬却肥尸大只,健硕丰腴,不过就都是一样的白哲。 萧芬芬最可爱的地方,就是一身雪白的肌肤, 李大鹏曾经每一寸都舔过。 不过现在箭在弦上,他第一时间就伸出手去摸她的那只毛茸茸的鲍鱼刷。 原来李大鹏的阳具,突然失去紧紧包裹着它的喉咙, 上下左右前后均无着落竟有一份莫名的空虚感。 女人的阴户没有东西插进去,会觉得空虚, 男的阳具没有洞给它进去原来也会有空虚之感的!难怪李大鹏急不及待。 但萧芬芬却好整以暇,一记推开他的手, 游目四顾见到在靠墙有张空桌,就过去就往桌上一躺, 翘起两条肥肥白白的粉腿向李大鹏勾勾手指道∶“过来, 给我舔舔出淫水来,才给你干┅┅”李大鹏没法, 急忙跑过去双手擘开她的大腿,一只巴掌大的巨型毛穴, 就纤毫毕露呈现在眼前。 他将浪密乌黑的杂草拨开,现露两片异常肥厚的肉唇, 翻开两小块猪肺叶一条清晰可见的暗红色桃花溪, 干干涩涩散发着一股强烈的腥味。 李大鹏最喜欢嗅闻那股骚味,一嗅,胯下的玉茎就全翘起来。 不过今晚有异,味儿不够浓烈。 但他还是凑上鼻子索嗅,伸出舌头去舐肥厚肉唇, 舐那两小片猪肺叶般的阴唇。 舌尖触到肉蚌包裹着的珍珠,箫芬芬“喔”地低叫一声, 肥尸大只的身体也接连颤了几下。 那粒阴珠有黄豆般大,李大鹏舐舔一会, 含入口中啓齿轻咬。 萧芬芬“伊伊哦哦”,那粒珠瞬间胀大, 竟似花生般一大粒!李大鹏知道她发情了, 舌头像小灵蛇一样钻遣干涩的幽溪舐撩含吮, 干溪顿时湿润起来。 不消片刻,淫水汨汨,那股腥骚味,也随着变得浓郁如醇, 对他而言不啻异香扑鼻。 李大鹏更加兴奋,舌钻手挖,啧啧嗅吮, 萧芬芬肥臀摇曳喘息唬唬道∶“阿鹏,大鹏哥, 痒死了快,快上马,狠狠抽,狠狠插,捅死我!死上加死┅┅”李大鹏如奉纶音, 直起身子将她两条肥壮的粉腿往肩上一扛,龟头对准炮口大的紫牡丹芯蕊, 一挺入洞!再一插全根尽没!“哦!插死我了, 舒服死了!”萧芬芬媚眼如丝桃花飞腮,“阿鹏, 我喜欢我喜欢┅┅”“嘿嘿!”李大鹏边抽送边笑道∶“我的肉棒儿虽丑, 但实用。 有人不识货,焉知鬼咐舒服的呢!”萧芬芬耸腰拱臀迎合他的抽送, 咧开嘴笑瞄眯道∶“我识货做人识货,做鬼也识货, 快┅┅快插用力┅┅真的好鬼舒服!”李大鹏二话不说, 狠狠打桩记记着肉,越插越劲,越干越快,那根九寸开外的黑肉棍, 拔出一大截“滋”又送进去,“霹啪”作响, 如影随影。 萧芬芬两手紧紧抓住桌子边,闭着双眼哇嚎。 捅了大半个锺,李大鹏又将她翻了个身, 上半身俯伏在桌子上双脚着地,肥臀高高耸起。 李大鹏两手勒住她的大腿根,从后插入, 隔山取火。 这下,每次撞击都碰到她的浑圆屁股,肉与肉的“啪啪”声更响亮。 又捅了近半个锺,萧芬芬不停求着道∶“我死了, 我死了!快┅┅给我射在阴道处,给我精┅┅!”李大鹏见状, 知道萧芬芬已来了好几次高潮这下更推至巅峰, 马上就会崩溃全身瘫软,两眼反白,就气吁吁道∶“好!好!我撒┅┅我撒!”越加快速抽插。 阴茎更爲暴胀,热流汹涌,眼看刹那间就会火山爆发, 突然李大鹏觉得拦腰给人抱住,一躯温温软软的身体贴到他赤裸的背上与屁股上。 他曳然停下一切动作。 “大鸟哥哥,别嘛,别撒嘛,留点给我, 我也要┅┅!”一个娇滴滴就如银钤清脆怕耳的声音传入耳中 是女孩子的娇声说话!李大鹏大吃一惊推开萧芬芬, 拿开环抱着他的一只玉手转过身来,赫然见是个一丝不挂的美少女, 仍笑盈盈望着他。 “你┅┅”他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一根瞥见停尸台空空如也, 那女尸┅┅活生生站在他跟前!“你┅┅”他骛讶得说不出话来。 “哥┅┅,你刚才插了我好几下,都没有泄精, 反倒把我捅醒了”她伸出双手捧起他的巨大阴茎, “我要┅┅”李大鹏简直难以置信但眼前分明是个会说话, 面有血色的活少女!“或许她原本就是假死 给我捅呀捅的捅醒过来也有可能啊!”他心中这麽想, 伸手到她腿间摸摸胀卜卜的水蜜桃,插进一只指头, 哗!里面是暖暖的、湿润润的!拔出手指 指上粘透明的爱液塞进嘴巴尝尝,香喷喷。 这下,他可真乐壤了,扭头对萧芬芬说了一句∶“你先休息一下, 耽会儿再继续。” 抱起小娇娃就跑到原先那张停尸台,将她轻轻放下。 玉体横陈,白晰晶莹,玲珑浮突,美得鸡以形容!他张开她的修长嫩腿, 先一口含住小蜜桃祗觉馨香软绵,蜜汁四溅。 他跟萧芬芬做爱,已经快到爆浆的边缘, 如今面对追个死过翻生的美艳少女还按捺得住吗只是将她的水晶小蜜桃含吮须臾, 他就急不及待翻身上马龟头在桃源洞口磨了几下, “滋”地插了进去。 “喔!”女孩子轻声浅叫一声∶“胀死了, 哥哥你┅┅温柔点,我还是第一次,要轻点┅┅”她满脸飞红。 “我知,我知!”李大鹏缓缓地抽送起来。 美少女偎在他身上,婉转承欢。 “死李大鹏,丢下我不管啦!”萧芬芬来到旁边, 柳眉倒竖一跺脚说∶“我走了!”李大鹏顾不得理她, 也未说话他只感到紧窄的阴道如鲤鱼口,将他的龟头含吮舐舔, 他从未有过这样舒服激动,抽送也就快起来。 只抽送了百几下,他已觉得火山熔岩冲到火山口, 惰不自禁“哇”地叫了一声气一松,精液飞射, 阴茎“卜卜”地强烈搏动阴道深处的子宫,也似张口来吸吮一般。 晔!这次的精液奇多,搏动了几十下还未停息。 但就在这时,门钤声大作,李大鹏吓得跳起来┅┅不对!是跳不起, 女孩子的阴户紧紧含吮着他的阴茎龟头还在“卜卜”地泄精!他见到几个同事推了一辆死人车过来, 目睹他赤条条压在一个赤裸裸女孩子身上哗然大嚷∶“大件事啦, 李大鹏奸尸!”他用力拱起屁股想将阴茎拔出来, 但居然拔不出他惶恐地对同事嚷∶“帮帮忙吧!她不是尸, 她是活人她┅┅”他说不了下面的话,他蓦然发觉, 身下美少女冰冰冷冷面色青白,乃是死尸,但阴道深处却在吸精!几个同事嚷道∶“奸尸啊, 奸尸啦!”惊恐地往外跑慌忙中,竟将新推进死人车上的掩尸布给扯下来。 李大鹏赫然见到,那具女尸竟是萧芬芬!“哇┅┅”他顿时昏死过去┅┅。